郑水萍:李登辉骨子里仍是岩里政男

时间:2021-11-25         浏览次数

  李登辉赴日演讲撩拨东亚区域敏感神经,财团法人亚太综合研究院人文社会所所长郑水萍22日接受中评社专访,从李登辉的“成长教育”、“天下秩序”与日本高层政治中的“绝对主义”等行分析,解构了李登辉与安倍晋三之间,为何如此契合之脉络。郑水萍认为,曾是日本国民的李登辉,在价值认同上始终没有进行“除魅”的动作,骨子里仍是那个天皇崇拜的岩里政男。

  郑水萍,1956年生,祖籍福建常泰,高雄狮甲人。台湾大学历史系学士、高雄大学都市发展与建筑研究所硕士、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历史博士。现任财团法人亚太综合研究院人文社会所所长、联合国AICA(艺评人协会)理事长。

  谈到“除魅”,郑水萍表示,台湾人过去受日本军国教育形成天皇崇拜,日本战败后,天皇恢复为“人”的身分,此举便是“除魅”过程。但当时受日本教育的台湾人并没有经历“除魅”的过程,而李登辉便是此型的代表人物。未经“除魅”的李登辉,与积极恢复右翼势力的安倍在思想上便一拍两合,李与安倍的核心思想,仍保留着日本精神的魑魅魍魉。

  郑水萍说,过去日本以台湾为基地向南洋侵略,至少有10万名以上的“台籍日本兵”被征召前往南洋作战,当日本士兵的“军夫”。所谓“军夫”,就是日本士兵的“苦力”,军夫地位甚至比“军犬”、“军马”还低贱。因为“军犬”、“军马”是不能补充的,而“军夫”则可随时进行补充!

  郑水萍说,日本天皇在过去是“神”,很多日本士兵前往南洋丛林打仗,夜晚还会向日本天皇祈祷,以为天皇听得见他们的祷告,当时就是这么样的神化。因此麦克阿瑟赴日后,与日本昭和天皇见面,《LIFE》等西方媒体也来拍摄,进行“除魅”过程。但台湾这些受日本教育的国民,很多在价值认同上还是没有“除魅”,骨子里看到日本天皇、眼睛里看到富士山,都还是会感动掉泪!

  郑水萍认为,日本新一代社会普遍形成享乐主义,让安倍在日式微,产生危机。因此安倍与李登辉一拍两合。

  郑水萍指出,有本书名《休闲社会学》描述了日本近20年的新生世代,他们不买房子、不存款,只想到处玩乐、看动漫、看AV,基本就是享乐主义。因此这对日本更是雪上加霜。观察日本自卫队,哪有当年“日本皇军”的气势或样子?因此等到安倍企图重新建立时,发现台湾竟然还有一群年长的“多桑”,还有一个叫做“李登辉”这样的领导人,骨子里还保有的精神!

  郑水萍表示,当日本挥军南洋,欲打造“大日本帝国”时,便开始以“非国家”的概念进行侵略,日本当时已出现“东亚天下”之概念,这概念包含了日本本土、伪满州国、华北、华中、朝鲜国、台湾等地,这是日本当时欲取代中国成为新“天下秩序”的野心。

  郑水萍观察,如今美国在此时寻找亚洲伙伴,日本地位更具提升。加上日本遭遇海啸、核灾与经济等问题,以及日本年轻人的享乐氛围让安倍忧虑现今的日本恐在未来更不堪一击,因此安倍四处寻找,在台湾还找这位还保有日本“大东亚天下秩序”的概念的“多桑”李登辉。

  郑水萍说,回顾李登辉在蒋经国时代是很乖、很服从的,因为李不是老大,知所进退、服从!这便是李登辉接受日本文化熏陶的内化。日本绝对主义告诉我们,当别人是老大时,自己就得乖乖服从;但等自己成为老大后,你们可是得绝对服从于我。这便是日本政经结构最上层的“绝对主义”挂帅,至今难以撼动。

  郑水萍进一步说,早在李登辉执政时期,台湾便有撰写“台湾战略计划”的高阶将官赴日本,与日防卫厅高阶将官在旅馆内,进行3天3夜闭门会议,目的便是研究“日本如何与台湾联合作战”。而台日军事交流,早已秘密、私下地进行多时,因此不管日本有无制订“对台关系法”,那些都是表象的。因为早在李登辉执政时期,台日双方早就秘密进行军事合作与战术推演。

  最后,郑水萍以“骨子灵魂中天皇变成主耶稣,但仍是具有前现代绝对主义倾向的人,”来为李登辉此行演说进行最终注解。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