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外资并购鲸吞我国民族品牌得寸进尺

时间:2021-11-24         浏览次数

  商务部副部长廖晓淇近日在第三届东亚投资论坛上发表讲话称,目前全球并购的趋势已经影响到中国,但是跨国公司在华并购还处于初期阶段。

  2006年外国公司在中国的并购合同额不到50亿美元,仅占中国同期所有外商投资的约2.5%。他进一步强调,外商到中国来投资采取并购方式,对国有企业的改造和中国经济发展都是有利的。他代表商务部明确表示欢迎跨国公司来华并购。

  上海大众汽车一厂总装车间里正在安装POLO底盘模块。当最后一辆下线的“上海”牌汽车被“鲸吞”了它的德国大众总裁收藏后,这间厂房就再难见中国的民族品牌了。

  中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实行改革开放;九十年代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实行出口外向型贸易,目前对外贸易依存度达到60%左右;对内引进外资,对企业实行股份制和民营化管理。这一切都在客观上为国际垄断资本全面进入中国市场铺平了道路,使民族经济在生存与发展的本质问题上愈发引人关注。

  外资并购作为外商直接投资的一部分,在对华贸易投资中占有不小的比例。但是由于近年过度引资,造成目前7000亿美元的过剩投资规模。这使中国外汇储备扶摇直上,13000亿美元的庞大的外汇实际成为官方流出资金,由于不断引进外资,国内投资市场成了外资的乐园,我们的外汇只能被动地出口购买西方债券,赚取那5%的利息。而流到西方国家的外汇资金又随着跨国集团返回到国内市场成为新的投资基金,在并购国内企业后,外商不仅把投资连本带利捞回来,而且最低也要拿回10%的利润,这一来一去,跨国集团在那5%利息上实际又多赚了一倍。据社科院一位金融专家介绍,美国的金融服务业,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拿着被投资国的海外资金,贷款给本国投资集团,再去被投资国赚取利润,这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擅长的金融投资把戏,而那些被投资国家则成了十足的冤大头。

  记者从有关部门得到的资料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国民经济增长的40%是由外贸拉动的。而推动外贸出口的企业大部分是活跃在国内的外国独资、合资企业等跨国资本集团。这些外国独资、合资企业等跨国资本集团就是在并购国内企业基础上,拿着中国人的钱再赚着中国人钱的。

  针对外资并购风潮,商务部7月14日发布报告指出,去年跨国集团在华并购金额不到50亿美元,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怀疑。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今年上半年,外资进入最多的依旧是房地产业,并购金额从去年同期11亿美元猛增到33亿美元,并购案由41起猛增到74起,房地产业并购交易数居各行业第二,仅次于制造业,并购金额位居第三。从这些得到的数据中不难发现,仅在今年上半年的外资并购中,居行业第三位的房地产业的并购金额已经达到33亿美元,由此可以推算出,处于前两位的制造业和金融业的并购金额肯定大于33亿美元。也就是说,外资在华并购金额仅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经突破100亿美元,或者说至少也有99亿美元。而今年上半年涉及外国公司买家的交易数量为179笔,几乎与2006年同期176笔和下半年的172笔持平。那么,商务部公布的去年全年的不到50亿美元的并购数额,确实让人们充满了疑惑。

  面对国内市场掀起的一股新的“外资并购热”。人们普遍认为,利用发达国家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的机会,借助国际并购热潮,促进外资参与国企的改组改造,推动国企与跨国公司的合作,将对盘活国企存量资本、促进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和相关行业整合产生积极影响。但结果真会如所我们所愿吗?

  有人鼓吹要将民族产业并购给外资,这样做会使中国的企业得到资金、技术或“在外国企业的指导下提高管理水平”。正是基于这样一些理由,才出现了“外资并购中国国有企业会提高效率”的说法。

  而实际上,就算不用外资并购国有企业,一点也不妨害中国企业得到其能够得到的资金、技术和“先进的管理”。反倒是外资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并购会降低中国在获得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上的效率。

  曾经是中国100家最大机械工业企业、轴承行业六家大型企业之一的西北轴承集团,一度是铁道部批准生产铁路轴承的厂家,在行业内地位举足轻重。这样一家大型国有龙头企业,却在铁道部和当地政府“要求”下与德国依纳公司合资,让出了控股权和品牌。实际上变成了外资公司,辛辛苦苦20年的主导产品被低价拿走了,一个大型国有企业7000万就卖了,企业占有的40%市场从此丧失。没拿来什么技术,反倒是让外商借并购国企打入了原本很难进入的领域。

  西北轴承集团本想通过引进外资,引进技术,做大做强产业,却不料丢了市场丧失了优势。这样看来仅凭外资并购来换取资金技术,是不太现实的想法。

  跨国集团来华投资,不是像我们某些人想象的,是来扶持民族产业的,跨国集团是从商的,商人就要赚钱,赚钱就要通过种种手段挤跨、消灭竞争对手,控制市场。大西洋联盟收购著名童车品牌“好孩子”,协议资金是1.22亿美元,但实际到位资金只有1200万美元,如此低价就收购了“好孩子”67%的股份。而他们又拿着已收购的“好孩子”品牌在国内银行贷款,干着无本万利的买卖。浆纸业也被印尼公司支配,而这些所谓的外资也是来自国内的银行贷款。

  对鼓励外资并购民族产业的政策,业内专家学者纷纷质问:外资并购民族产业后,国内企业就变成外企,请问怎么就有利国内企业发展了?

  随着外资攻城掠地,大型国有龙头企业不断归于外商旗下,民营企业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占有量已经出现萎缩之像。

  对身处并购风潮前的民营企业,有学者指出,当中国撤销FDI(对外直接投资)限制后,国企与民企实际上都不具有与外资相竞争的能力,两者之间,民营企业在实力上更弱,更因为民营产业具有自主性,国家干预力度小,因而,更难抵御并购的风险。

  一位国内资深企业并购专家则批评某些盲目推动企业参与外资并购的政策,他认为,将行业内能够排上第一、第二的最具竞争力的公司卖给外国资本,是中国民族产业的悲哀。

  这位专家同时坦言,对中国市场蕴藏的无限商机,外企早已垂涎三尺。所以,并购这个闸门一开,将会有更多的民企被外国资本买去,2007年将是外企并购民企案的高发年份。

  国有企业难以敌挡跨国集团的冲击,民营企业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能否在跨国集团的“扫荡”下求得生存进而寻求发展的机会呢?这需要民营企业客观审视自身的竞争和生存条件。

  民营企业的前身是从集体乡镇企业、家族小企业、国企改制后的股份制公司等不同性质的经营实体发展而来。“苏南模式”也好,“温州模式”也罢,民营企业的高速发展,一是得益于企业家们的勤奋、精明以及敢冒风险的创业精神,二就是技术的引进。但发展到今天,许多当时忽视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当初民营企业的发展是大量利用了国有部门溢出的技术,一旦失去了这个源头,它们的发展就会立即陷入停滞。

  南方一家生产缝纫机的民营企业使用的是原来归上海的国有企业所有的“飞跃”商标,另一家摩托车制造企业,生产上使用的图纸也是从国有企业改制后带出来的。重庆的著名私营摩托车生产企业如“力帆”从不讳言它大量使用了原国有企业的员工甚至下岗职工。

  著名的私营小汽车制造企业“吉利”最初也大量从国有部门得到制造小汽车的技术,连它最近搞的自主研发都大量使用原国有部门的专门技术人才。

  而东北的一家私营有机化工厂生产的产品及其生产技术,都是由原来国有化工研究所转让过来的。没有国有单位提供技术,这样的私营企业根本就无法经营。

  民营企业完成加工制造业的升级,迫切需要大量熟练的中高级技术工人,但是,老一代技术工人都是在国有企业中培养出来的,而目前,这么多的民营企业还不能培养出合格的新一代技术工人,没有了国有企业,连技术工人都无法正常培养,中国人的“人力资本”面临着不能增加反而减少的威胁!这同样也是民营企业的生存危机。

  近20多年来的事实证明了,中国的私营企业并没有克服它那与生俱来的老毛病——无力研究、开发先进技术。有专家指出:要实现中国的经济发展,我们必须向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法国学习,依靠国有经济力量来研究、开发和引进现代的先进技术,有效地筹集足够的资金来经营那些为整个社会所必要的巨型企业,以此带动民营企业发展。

  业内有关人士分析说,美国凯雷力图并购徐工所引发的激烈辩论揭示了许多重要的事实,这些事实都说明,外资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并购行为到了需要甄别的时候了。因为国有企业的沦陷,必将导致民营企业惟一的技术溢出地被从源头上截断,而没有技术支撑带来产业升级换代的民营企业,要想生存,只有依靠雄厚的资金和先进技术改造进行补充壮大。所以无论从主观和客观条件上看,跨国集团就成了他们为求得生存而拼命抓住的“救命稻草”。试想,民营企业以如此的虚弱之身,在财大气粗的跨国集团面前,又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呢?恐怕此时能够形容民营企业的也许只有一个词:任人宰割。

  近些年,许多民营企业通过国有企业改制不断分离出来,但民营企业几乎没有能力进行产业技术创新研发,无法具备与现代跨国企业独立竞争能力。而有的地方的国有企业也因为盲目改制削弱了实力。南京财经大学一位研究经济的学者向记者介绍,南京原有153家国有控股企业,而目前经过改制后仅仅剩下3家,其中的一家也正在转制中,据该企业负责人私下透露,改制后的企业潜在危险很大,而这样的风险在刚改制后还无法立即暴露,但两年之后就不好说了。

  势单力薄的民营企业撞上了强大的跨国集团的枪口。目前,民企也正是成为了外资并购的“香饽饽”。据了解,在南京市去年批准的26个外资并购项目中,参与主体是民营企业的达22个,分别占同期并购项目总量的84.6%和94%。全市外资并购项目中投资总额前三位均是民营企业。有世界粮食界“三巨头”之一的美国邦基公司也并购了南京华农公司。

  民营企业缺管理,少技术,在这股外资并购的急流前,想躲都躲不开。那么如何去应对充满风险的挑战呢?

  有专家指出:依靠外资并购获得资金只是个借口,中国长期的出口顺差和过多的外汇储备都表明,在目前的情况,中国国内有着足够的剩余资金,完全用不着通过卖产业来换活钱。

  更有资深学者用马克思理论从市场价值上论证民营企业抵御外资并购的理由。这位学者说:马克思主义讲劳动二重性,它包括价值形态和实物形态,而外资控股就是瞄准了企业的价值形态,占有这笔无形资产,从中攫取最大利益。因此,中国发展经济绝不能走被外资并购这条路,这样最终会毁了自己的民族产业,这样下去我们会发现,最渴望的技术永远也得不到。

  对民营企业的出路,有专家学者说,政府目前控制着157家中央级大型企业,应该利用这一优势,由国有经济牵头并控股,完成对民营经济产业的技术改造;另外,民营企业要进行整合,形成行业领域的产业集群,共同抵御外资并购,于生存中求发展。最后,国家务必实施规范引导,在政策上对国内企业进行监督管理,给国内企业创造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对一些重点企业要在关系到国家安全的范围内给予特别保护。

  外资并购被许多经济学界有识之士称为狼来了,国有企业被咬伤的已不在少数,而“并购了中国企业的外资会提高中国国内企业的技术水平”更是一个正在丧失其欺骗力的神话。中国最近十多年的实践已经证明,吸引外商投资“以市场换技术”是不能实现的幻想,外资占领国内生产领域的结果是,市场已经失去,技术却并没有换得。

  对于民营企业,业内人士忠告:民族品牌被外资并购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不能让民族产业受到的伤害由皮肉扩大至筋骨,以至危及生命。

  改革开放,引进外资是为了引进别国的商业规则来完成与世界的对接,由此,我国逐步进入经济大国行列,而这种推进势必会继续进行。然而时至今日,让人忧虑的是外资并购投资已经从过去的单向选择、“资本引力”演变成强化控制力,“资本战车”已冲向我国的龙头企业,部分行业已经落入他人之手。

  企业在被外资并购、控股以后,迅速失去了自主创新权,丧失了品牌、市场和技术力量。在资本运作面前品牌只是利润的手段而非目的,所以乐百氏、南孚电池、活力28等耳熟能详的民族品牌要么易手要么已经消逝。这种手法放大到宏观,就是我国GNP(国民生产总值)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巨大差额。这表明外国在我国的投资获得的利润比我国在海外的投资获益多得多。

  借鉴的“借”字应该是我们的底线,跟老师学,交交学费没问题,可学费变成卖身契就走味儿了。人家把持了整个行业,就不带你玩儿了。

  “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开放与引资只是必由之路,远不是终点,中国要想强盛关键在于自身问题的解决,经济的发展还得取决于民族产业的振兴。我们都应该认识到,引进外资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加快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进程,不是为了放弃我国民族企业自主研发、自力更生的发展能力,也不是让中国大多数企业成为跨国公司的加工厂,更不是放任外资对我国的民族产业蚕食鲸吞。

  民族产业的发展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要建立和强大自己的民族产业,我们必须大力倡导自主研发和自主发展的科学道路,应在结合比较优势与竞争优势的基础上,大力发展有中国特色的民族企业集团和民族跨国公司,突出培育和发挥知识产权优势。如果过分依赖引进外资和国际并购,我国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转型将会遥遥无期。

  我们可以从邻居家借柴米油盐,可借不来赚钱的办法;可以从朋友那儿借钱,可借不来实力。“人总是要靠自己的”,人事如此,国事亦然。